首页 > 娱乐 > 电视剧|正文
又见报假警丢孩子 长安飞机坠毁剑:良心缺的洞法律会补上
2019-06-11 00:02:25 来源: 百度新闻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图集
又见报假警丢孩子 长安剑:良心缺的洞法律会补上 2019.06.10 23:41:38长安剑

原标题:又见“报假警丢孩子”!良心缺的洞,法律会补上!

2018年11月,浙江乐清,男童“走失”,父亲重金寻人。

2018年12月,四川德阳,“丢”了孩子,妈妈报警。

2019年5月,河南周口,母亲晕倒,男婴“被人抱走”。

这些事件的共同点是什么?表面上看,都是丢了孩子,也都曾轰动一时、引发线下线上接力寻人。但最终被证实,它们都是自导自演的骗局、子虚乌有的闹剧。换句话说,都是“报了个假警”。

(图:浙江乐清11岁男童被其母报警称失踪,其父悬赏50万寻人,后被证明是“自导自演”。)

今天,最新新闻曝光,闹剧仍在被复制:

2019年5月22日,杭州萧山新塘派出所接到辖区一名男子报警称:两岁的女儿被一名陌生女子抱走。民警走访排查、设卡布控,均无线索。但报案男子的表情状态却引起了民警的怀疑,最终,赵某终于承认,孩子并未丢失,报警“仅仅是为了引起家人的重视,让母亲今后多帮着带孩子”。

(图:女孩父亲赵某承认自己报了假警。)

如此“清奇”的报警理由,还真不是头一回出现。

浙江乐清,男童的母亲蓄意策划,是为测试丈夫是否在意自己和孩子;四川德阳,母亲谎称“娃娃走失”,只是为了向亲戚借钱;河南周口,母亲编造“男婴被窃”谎言的动机,更加离奇,相关报道已铺天盖地,长安君不再赘述了。

相信所有人,看到这么“戏精”到举国皆知的家长,心情都是——愤怒、错愕、哭笑不得。都已经为人父母了,就长点心。别拿孩子当工具,别拿警方当工具,别拿社会当工具!

“报假警丢孩子”,孩子是最无辜的买单人。比如,最新“登场”的赵某,其“虚假报警”的戏码灵感,就是在网上看到的周口和乐清两起事件。当个别孩子的家长,为自己膨胀得丧失底线的私欲,把自己的孩子像一件物品一样“搬来藏去”时,相信所有的为人父母者,都会感到两个字:心疼!心疼孩子,也心疼他们遇到这样的父母。

我们心中的底线是:保护儿童,是全社会的责任,即使Ta不是自己的孩子。

但在一次次的“狼来了”里,我们看到的,不仅是孩子此刻被漠视、被工具化,也看到了他们被迫曝光在整个舆论场后的尴尬,以及也许今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(图:浙江乐清“被走失”的11岁男童黄某,其真实姓名、体貌特征、甚至正面照,在互联网上仍然随处可见。)

“报假警丢孩子”,警方是最直接的买单人。在乐清,为找“失踪”的孩子,当地公安局共出动警力600余人次;在周口,为“追回”男婴,警方经过了60个小时的奋战。注意乐清当地的通报用词:“启动重大警情处置机制,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,投入大量警力,调用一切资源……”

为什么如此不计成本?为什么如此拼尽全力?因为丢失的孩子,是父母丢不掉的痛;造成的悲剧更是每一位办案民警心中,最无法释然的结局。

事件反转后,相比愤怒,公安干警更多感到的是疲惫。据媒体披露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“团圆”系统上线三年来,共找回3901名失踪儿童。公安部门曾经梳理过2016年至2017年,1274名已找回失踪儿童的案件构成,其中9%是“不实报警”。

事实不容假设,但长安君总止不住想:如果这9%的资源没有被占用浪费,那还没被找回的孩子,是不是会有更多机会与家人团圆?

“报假警丢孩子”,社会是最根本的买单人。类似事件里,伴随着人们的关切与祝福,寻人启事一次次在微博、朋友圈里飞速扩散。以乐清事件为例,仅钱江晚报发出的寻人启事,阅读量就达500万,线下志愿者成批加入,“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”。在周口事件中,“一夜没睡好”、“人贩子请重刑”等留言,折射出的,不仅仅千万网友是对“被盗”婴儿的牵挂,还有自身被催化出的不安与恐慌。

但,人们曾投入多少同情、多少焦急,真相大白后,就会被催生加倍剂量的愤怒。对社会来说,每次“报假警丢孩子”的最坏解决是什么?是铺天盖地的声讨吗?不,最让人痛心的是一个个高赞回复:“又被耍了,这样的事我以后再也不管。”

对真正需要注意的情况,一场“闹剧”,可能让一些父母放松警惕!对真正失踪的孩子,一双双援手,又可能这样被切断!

要知道,这个道理不会错:如果把别人当工具,如果一次次上演“狼来了”,最终结果就是把自己当工具。当自己真正的警情需要关注时、当别人家真的发生孩子丢失时,有限的警力资源和公共关注度,就会被挤占从而“多输”!

更不要提,没有什么是取之不竭的。宝贵又易碎的公共资源、社会信任,尤其如此。

当一次次付出信任,却一次次被当做韭菜收割,一次次被“狗血”浇灭了热血,人们在心累至极之后,还会热血如初吗?

所以,“报假警丢孩子”的尾声,不是沸腾的社会舆论,而是法律的制裁!

今年4月,乐清“失踪男孩”的母亲陈某丹,因犯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。5月底,周口“被盗婴儿”的多名参与策划人,被警方拘留。

显然,这不会是终点。

人性复杂至极。未来,也许我们依然无法根绝这样的“假警情”。但,一些名单的建立、一些制度的出台,完全可以让这个网被编织得更紧密、更牢靠。法治社会下,法律可以自己说话:个别父母,别用孩子的人生满足私欲,别用自己的人生试探法律。

不要谎言,更多团圆!摸摸良心,救救孩子!

愿天下家庭都团圆。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
相关新闻
新闻评论
加载更多
暴雨袭粤 广州市7个区红微
甘肃平凉“白发学童”:用画
人民日重庆教育考试院报点
马布里正式执教北控男百色